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环球博览 > 文昌一男子“老婆”成别人新娘后续:二哥网恋女友也是她介绍,转
文昌一男子“老婆”成别人新娘后续:二哥网恋女友也是她介绍,转
发表日期:2020-06-25 13:17| 来源 :本站原创 | 点击数:
本文摘要:前情回顾 经历过网恋失恋后,文昌的吾先生和微信附近的人胡小红于2018年5月,在老家摆酒结婚却没领结婚证,妻子胡小红从2017年5月怀孕至2019年11月未见生产,自

  经历过网恋失恋后,文昌的吾先生和微信“附近的人”胡小红于2018年5月,在老家摆酒“结婚”却没领结婚证,妻子胡小红从2017年5月怀孕至2019年11月未见生产,自称流产两次,现在是第三次怀孕。

  期间,吾先生先后为她花费上百万,用于购买孕产用品、预定产房、住院检查、以及给未来的孩子买房。

  直到2019年11月19日,吾先生发现,胡小红竟然在琼海老家办了一场空前土豪的婚礼,新郎,正是他结婚提供租车的老板林先生。

  “为她花费百万,她却成了婚车老板的新娘!”文昌男子自称被骗婚并成全村笑柄

更多视频请点击

  番 外 篇

  1、网恋对象王妙

  其实,吾先生和胡小红认识相对较早,但双方真正接触,是在2017年的7月7日。

  这天,是吾先生的生日,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感慨称:“一不小心又老了一岁,岁月无情啊,时间都去哪儿了?”

  从胡小红在下面评论留言“还不娶老婆”开始,吾先生就开始了一场梦。

  只是他却不曾预料,这是一场噩梦。

  “没有娶老婆,有介绍吗?”吾先生回复。就这样,胡小红推来一个叫做“王妙”的女子微信名片,经过三个月时间,双方开始了网聊,电话聊。同时,胡小红也一直跟吾先生聊天,告诉他说:“想泡妞要多发红包,多买东西。”

  另一边,王妙开始要红包,买口红,买化妆品,买手机,吾先生前后给了4万多,一一满足,但是王妙还是在2017年10月20号前后失联了。

  2、二哥女友李丽

  吾先生回忆,王妙消失后没两天,胡小红找到他说,她(王妙)和别人结婚了。“她劝我放弃。”吾先生想不到的是,在那之后,胡小红以安慰的名义出现,到胡小红自称怀孕,到后来于2018年5月办了结婚酒。

  尽管没有领结婚证,酒席之后,胡小红名义上已经是吾先生家的媳妇,也成了吾家二哥的弟媳。

  2018年9月25日,胡小红跟吾家二哥说,她有个20多年的闺蜜叫“李丽”,要不要介绍认识一下?其实那时候,吾家二哥仍在恋爱中,不过女方在云南,双方是异地恋。

  吾先生回忆,那时候在胡小红的巧妙周旋下,二哥承受了来自父母等多方面的压力,和云南女友很快就彻底分手,并添加了“李丽”的微信。

  双方交谈甚欢,印象也良好。终于有一天,吾家二哥提出年纪大了想要结婚的想法,想不到的是李丽竟然也同意了,双方甚至选好了拍婚纱照的日子。

  不过每次吾家二哥和李丽提出在某地见面,均被李丽以各种理由拒绝了。“车坏了要修车、奶奶病重、奶奶过世、爸爸脑出血、父亲过世、割阑尾炎等诸多借口,始终没能见面。”吾家二哥说。

  3、李丽哥哥和小小竹

  尽管没有见面,但是吾家二哥没少给李丽花钱。

  2018年11月9日,李丽向吾家二哥借4000元。说她奶奶病重住院急用。吾家二哥于当天下午17点47分和17点51分两次,微信两次各转2000元共是4000元整。

  11月10日李丽再借5000元,理由是她奶奶住院要缴费钱不够。

  11月18日李丽又借3000元,理由是店里资金周转不灵急需钱。在此之前,李丽向吾家二哥说过多次,本人在琼海、海口都有开店。

  11月24日李丽借5000元。理由店里资金周转不灵急需钱。

  12月6日李丽借3000元。理由是她奶奶过世,需要钱付安葬费。

  .......

文昌一男子“老婆”成别人新娘后续:二哥网恋女友也是她介绍,转

吾家二哥给李丽部分转账截图

  28次有记录转账记录中,有15次转给了胡小红,她的理由是“李丽欠我钱”,以及“李丽阑尾炎住院”等。

  这些记录,占据了吾家二哥在派出所做笔录的大部分篇幅,其中还出现过一个微信叫“一帆风顺”的男子,胡小红说,他是李丽的哥,他亲切地称吾家二哥“妹夫”并向他借了5000元,于是,吾家二哥账户名叫“王某安”的农行账户转了5000元。加在一起总数约为66124元。

文昌一男子“老婆”成别人新娘后续:二哥网恋女友也是她介绍,转

  吾家二哥和胡小红聊天记录,胡小红告诉他“一帆风顺”是李丽哥

  直到2019年6月份,李丽彻底消失后,吾先生看着李丽的微信头像,脑海中浮现起一个名字“小小竹”。

  4、他们究竟是谁?

  小小竹是微信名字,吾先生从来不知道这个人的真实名字。

  他只知道,这个人也是胡小红口中的“闺蜜”,并把她介绍给了吾先生的同事。2017年8月前后,双方曾试着以男女朋友交往,不过对于“小小竹”关于财物的要求,这位同事并没有贸然转账。但是,为了照顾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事,吾先生曾给过小小竹十余次的“零花钱”,每次300元左右。

  李丽的头像和小小竹并没有任何关联,引起吾先生关注的,是李丽头像下面的微信号。

  他赶紧联系同事,对方告诉他,跟小小竹没有发生财物往来,也没有发生任何故事。不过当他再点开小小竹的微信,当年的小小竹微信名字已经变成了“丽丽”(李丽昵称),微信号码和李丽完全一样。

  吾先生又找到李丽哥的微信“一帆风顺”,发现他的微信号也有些眼熟。

  核对之后发现,李丽哥和自己最初的网恋对象王妙,微信号一字不差。

  他们究竟是谁?谜团待解。

  番 内 篇

  在2019年11月19日,胡小红和琼海租车老板林先生的婚礼,刷新了琼海那个乡下小镇对于“奢华”的概念。

  新娘从头到脚,穿金戴银;劳斯莱斯、兰博基尼、保时捷各种豪车更是从村头排到村尾。“琼海XX镇土豪婚礼”一时间,成了各个视频、新闻平台的热搜词。

文昌一男子“老婆”成别人新娘后续:二哥网恋女友也是她介绍,转

婚礼视频截图

  不过记者今日接到知情人士爆料称,当时穿戴的金首饰大部分都是假的,新郎本身就是做租车生意,结婚当天请了很多同行,车子都是他们免费提供的。

  而吾先生提供的相关证据显示,在琼海婚礼前夕,也是胡小红向他要钱最疯狂的时候。“可能是要钱准备婚礼吧。”吾先生说。

  那么,一掷千金迎娶胡小红的林先生对之前发生的一切,特别是胡小红曾在文昌办结婚酒一事是否知情?胡小红现在是否有孕?如果有,那么谁又是孩子的父亲?

  2020年3月5日下午,记者拨通了他的电话。“(文昌的事)我不知道。”林先生说。丢下这样一句话后,表示不愿接受采访,并称“有问题联系律师。”

  熟知此事的知情群众称,此事被媒体曝光后,胡小红曾向林先生解释,当时在文昌结婚用车的,是她的堂妹。

未完待续

(文中人物均为化名)

(责任编辑:admin)
热门推荐
  • 娱乐资讯
  • 社会百态